热搜:

我国地理标志法律保护的制度选择

2016-04-08 09:07| 来源: 未知| 查看:

摘要: 张玉敏,西南政法大学教授 本文试图通过对地理标志的法律性质、各国保护地理标志的经验以及我国现行立法的分析研究,理顺我国地理标志保护的思路,以期对问题的解决有所裨益。

 


张玉敏,西南政法大学教授

本文试图通过对地理标志的法律性质、各国保护地理标志的经验以及我国现行立法的分析研究,理顺我国地理标志保护的思路,以期对问题的解决有所裨益。

一、地理标志保护的历史回顾

自从TRIPS协定明确将地理标志保护问题纳入知识产权范畴以后,关于地理标志保护标准和模式的争论在国际范围内日趋激烈。以欧盟为代表的一方主张以特别立法的方式保护地理标志,以美国、澳大利亚为代表的另一方则反对特别立法,主张利用商标法对地理标志进行保护;前者主张对地理标志给予高标准的保护,后者则反对提高保护标准。双方各持己见,互不相让。导致这种局面的症结在哪里?在这场争论中,我国应当采取何种立场?回顾一下地理标志保护的历史,或许可以帮助我们回答这个问题。

研究一下有关知识产权保护的国际公约的历史可以发现,“地理标志”(又译为地理标记、地理标识)这个概念是在产地标记、原产地名称概念的基础上发展出来的一个概念,它本身就是调和各方立场的一个折中的产物。

1883年《保护工业产权巴黎公约》提到了对“产地标记”的保护。1891年《制止虚假或欺诈性商品产地标记马德里协定》也提到了各国可以在进口时扣押带有虚假或欺骗性“产地标记”的商品。根据《制止虚假或欺诈性商品产地标记马德里协定》的规定,产地标记是指称某国或某地为某个产品的原产国或原产地的标志。该产地标记涉及的是产品的地理来源,而不是其他来源,如制造该产品的企业,而且也没有对使用产地标记产品的任何特定质量或品质的要求。产地标记的标准格式是在产品上提及某个国家的名字或者诸如“……制造”之类。巴黎公约1967年文本第一条将“产地标记或原产地名称”列为保护对象,第十条专门规定了在国际贸易中对原产地标记的保护措施,即成员国应当在进口时对假冒原产地的商品如同假冒生产者标记的商品一样予以扣押。

1958年里斯本外交会议曾经试图在巴黎公约和马德里协定框架内改进地理标志的国际保护,其成果之一是通过了《原产地名称保护及其国际注册里斯本协定》。该协定将原产地名称定义为“指某个国家、地区或地方的地理名称,用于指示某项产品来源于该地,其质量或特征完全或主要取决于地理环境,包括自然和人为因素。”协定要求缔约国保护原产地名称,只要该原产地名称在其来源国得到了那样的保护,并且已经在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管理的国际注册簿上获得注册。协定对地理标记的保护超过了巴黎公约和马德里协定的水平。但是,由于其保护条件严格,保护水平过高,成员人数有限,至2003年12月,仅有21个成员国。

1974年,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开始为建立一个保护原产地名称和产地标记的多边条约进行准备。在1974年的专家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国际局草拟了一份准备提交给1975年的第二次会议讨论的草案。草案试图为国际注册中的地理标志确立一个新的定义,新定义宽于里斯本协定中原产地名称的含义。由于当时正在准备对《巴黎公约》进行修订,地理标志方面的规定也在修改的计划之内,因此,草案的研究工作没有进行下去。在《巴黎公约》修订过程中,“原产地名称与商标的冲突问题小组”准备了一份提案,拟将一个关于原产地名称和产地标记保护的新条款纳入巴黎公约。上述提案成为修订巴黎公约的基础提案,在该提案中,WIPO国际局为1975年会议准备的草案中使用的术语,包括地理标志,曾获得通过。该提案虽然曾达成共识,但是在外交会议上从未被充分讨论过,一直是一个草案。

1990年,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地理标志国际保护专家委员会”考虑过建立一个新条约来处理地理标志的国际保护问题。对地理标志国际保护现状不满的主要原因是巴黎公约规定的保护范围有限,马德里协定和里斯本协定的可接受性有限,给人的感觉是唯有建立新的世界性条约才能克服存在的问题。为了制定对所有巴黎公约成员国都有吸引力的条约,这才引出了以“地理标志”的概念代替“原产地名称”和“产地标记”两个概念。新条约的一个基本原则是缔约方应当有选择地理标记在其来源国的保护方式的自由,另外,新条约应当为地理标志提供有效保护,避免其演变成通用名称,并且要确保保护的有效实施。专家委员会讨论了三个问题:1.保护的客体应当是什么?2.保护的基本原则,包括保护的条件、内容和实施保护以及解决争端的机制;3.是否应当有一种国际注册制度?如果应当有,它应当包括哪些内容?专家委员会没有就这些问题达成共同立场,也没有召开任何进一步的会议,所以建立新条约的工作没有继续进行。

1994年签署的TRIPS协定第22条-24条,采用了“地理标志”这一概念,指出本协定所称地理标志“是表明某一货物来源于一成员的领土或该领土内的一个地区或地方的标记,而该货物所具有的质量、声誉或其他特性实质上归因于其地理来源。”并对地理标志的保护以及葡萄酒和烈性酒地理标志的特别保护作了规定,但是,问题并没有真正解决:各国在以下两个问题上存在着严重的利益对立和意见分歧:关于建立葡萄酒和烈酒地理标记通知和注册多边体制问题,以及将对葡萄酒和烈酒的额外保护扩大到其他产品的问题。

TRIPS协定第23条第4款规定:“为便利葡萄酒地理标志的保护,应在TRIPS理事会进行谈判,以便建立一个多边制度,对在参加该多边制度的那些成员内有资格获得保护的葡萄酒地理标记进行通知和注册。"19%年在新加坡召开的WTO第二届部长会议,决定将烈酒与葡萄酒一起纳入“建立关于地理标记的多边通报与注册制度”谈判的议题,正式开始了这一问题的谈判。多哈会议对这一议题再次加以确认,“多哈宣言”第18条规定:“为完成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理事会已经开始的关于实施第23条第4款的工作,我们同意到第五届部长级会议召开时就建立一个葡萄酒和烈酒地理标记通知和注册的多边体制问题进行谈判。”按照多哈宣言的要求,TRIPS理事会从2002年3月开始对这一问题进行多次谈判,有关建议主要来自三个方面:以美国为首的欧洲移民国家由于在地理标记方面没有优势,其很多产品的地理标识和欧洲大陆有重合、交叉,担心加大地理标记的保护力度将对其同类产品的出口造成损害,因而主张注册不应具有强制效力。欧盟各国有丰富的地理标记资源,已保护的地理标记有6000多种,其内部已经建立了完善的地理标记保护制度,因而主张建立严格的地理标记保护制度。以匈牙利为代表的东欧国家的主张与欧盟的主张相近。直至2003年的坎昆会议(第五届部长会议),各方的立场基本没有改变,对这一议题的谈判没有取得新的进展。

“多哈宣言”第18条还规定:“我们注意到与将第23条规定的对地理标志的保护扩大到葡萄酒与烈酒以外产品有关的问题将在TRIPS理事会中根据本宣言第12条加以处理。”在这个问题上,以美国为首的移民国家和欧盟为代表的国家之间也存在着严重的分歧。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以及南美部分成员和加勒比成员,不愿意欧盟成为该谈判的最大受益者,他们担心提高对其他产品地理标志的保护水平会影响甚至严重损害自己同类产品的生产和出口,因而坚决反对提高对一般产品的地理标志的保护水平。其理由是,由于各成员对地理标志的保护存在巨大差异,高水平的保护只能使保护地理标志较多的欧盟等少数成员受益,对于其他成员来说,要承担的义务远远大于其可能得到的利益,得不偿失。而且,欧盟对地理标识认定程序复杂,不符合国民待遇原则,其他成员,特别是尚未建立完善的地理标识保护制度的成员很难从中得到好处。将对葡萄酒和烈酒的地理标志保护标准推广到一般产品,将加大生产商的生产成本和增加误导消费者的可能,同时增加行政执法成本。

欧盟、瑞士和东欧成员一直重视对地理标志的保护,而且,农产品对欧盟具有重要的利益,因此坚决主张将对葡萄酒和烈酒的额外保护扩大到其他产品。泰国、印度、土耳其、埃及、巴基斯坦、巴西、印度尼西亚、肯尼亚、斯洛文尼亚、巴拉圭等国出于本国经济利益的考虑,也支持欧盟方的主张,他们组成了地理标志共同利益俱乐部,统一协调立场,积极推动议题讨论的进行。由于双方各持己见,互不相让,TRIPS理事会无法就此达成一致意见。

与此同时,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也多次召开专门会议对地理标记国际保护问题进行讨论,同样没有取得一致意见。可见,关于地理标志保护模式和保护标准的论争,实质上是各国经济利益之争,期望在短期内达成一致意见是不太可能的。但是,WTO组织正在积极推动谈判的进行,并提出以设定一个完成谈判的最后期限的方式来促使谈判早日结束。因此,我国必须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尽快确定谈判立场,积极开展有效的工作,在新一轮的国际谈判中,为中国经济的发展争取较为有利的国际环境。

二、各国对地理标志的保护模式

地理标志的保护在国际上是一个倍受重视而又没有获得完全解决的问题。尽管TRIPS协定以一节的篇幅作了规定,各国在保护方法甚至地理标志的定义方面仍然存在分歧。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商标、工业品外观设计及地理标志法律常设委员会”(SCT)曾经多次召开专门会议,研究地理标志保护问题,迄今尚未取得一致意见。

根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国际局的研究,目前各国保护地理标志的方式大致可分为注册证明商标或集体商标保护、单独立法保护和反不正当竞争法或消费者保护法三种保护方式:

1.通过注册集体商标或者证明商标保护

美国、加拿大、英国、日本、意大利等100多个国家和地区通过注册证明商标或者集体商标的方式保护地理标志。注册集体商标和证明商标,要在商标使用管理章程中对使用商标的商品的生产地域和技术标准进行界定,这种界定是说明书的组成部分,当申请被批准时,该说明书就成为注册的组成部分,对注册人和商标使用人具有法律约束力。这种保护方式符合地理标志属于知识产权保护对象中商业标志的一个类别的特点,可以比较好地处理地理标志保护与在先商标权的关系,而且可以利用现有的商标国际注册体系,比较方便地在其他国家(地区)取得保护。

2.反不正当竞争法保护

通过反不正当竞争法保护地理标志是一种普遍接受的保护途径。这种保护在历史上是不断发展的。最初能够禁止的限于与虚假商号一起使用虚假产地标记(巴黎公约最初的规定)的行为,后来发展到禁止使用虚假或者欺骗性的产地标记(巴黎公约、里斯本协定和马德里协定),再发展到对使用地理标志构成巴黎公约第10条之二意义上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的一般性禁止。建立在反不正当竞争基础上的地理标志保护制度的主要特征之一,在于法官要在诉讼过程中明确界定系争地理标志的关键要素,诸如生产地域、源自地理标志指示地域的特定质量,以及地理标志的声誉。另外,法官在判决时还必须对引起争议的地理标志是否在其商品的地理来源方面正在误导该国公众作出判断。因此,地理标志在按照反不正当竞争法则进行保护时可能出现的困难与不需要注册程序之便利正好互相抵销。地理标志的受益人可能会发现,注册地理标志、原产地名称、证明商标或集体商标的做法,体现出胜过反不正当竞争保护的优越性,尤其在执法方面。但是,即使在采取注册集体商标和证明商标或者专门立法保护地理标志的国家,反不正当竞争法仍然是保护地理标志的一种补充手段,例如,我国商标法即从反不正当竞争的目的出发,规定对于含有虚假地理名称标志的商标不予注册。

3.专门法保护

一些国家制定专门的法律保护地理标志。这种保护方式又可细分为注册地理标志保护和原产地名称保护。地理标志和原产地名称的基本差异在于,原产地名称与原产地域的关联比地理标志更紧密。原产地名称的产品质量或特性取决于原产地,而就地理标志来说,如果商品具有某种质量、信誉或某些其他特性,只要有一个取决于地理原产地的标准就足够了。与原产地名称相比,地理标志商品的原材料生产和产品开发无需完全位于特定的地理区域。二者的相同之处是法律保护都基于行政机关的行为,一旦涉及生产者代表的行政程序和政府行政行为完成之后,该法律便开始实行。通过行政程序,法律对有关地理标志或者原产地名称的重要参数作了法律规定,如相关产品、使用条件、生产区域和生产标准。这种保护方式与通过反不正当竞争寻求保护的方式相比,一个重要的优点是在寻求救济方面具有较强的确定性和可预见性,法国是这种保护方式的代表,法国的这种保护方式是由其原产地名称保护的历史决定的。为了加强对原产地名称的保护,法国政府设立了原产地名称局(INAO),其主要职能就是确定使用“经检测”的原产地名称和“优质葡萄酒”名称的葡萄酒和烈性酒的条件,并对使用受保护名称的产品的质量进行检测和控制。对于除葡萄酒、烈性酒和奶酪以外的其他产品的原产地名称,则可以通过司法途径或者行政程序认定。[1]

1992年欧盟通过了《关于保护农产品和食品地理标记和原产地名称条例》,通过注册对地理标记和原产地名称进行保护,但是,该条例只在欧盟内部实行,对非欧盟成员国不给予这种保护。欧盟及其成员认为,专门的地理标志登记制度优于借助证明商标或集体商标保护地理标志的制度,前者对地理标志的保护力度大。而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家则指责欧盟的制度内外有别,并且认为通过注册集体商标和证明商标,可以有效保护地理标志。

除以上保护模式外,有的国家采用对不同产品的地理标志适用不同的法律和程序给予保护的做法。如澳大利亚制定了专门的法律《澳大利亚葡萄酒和白兰地联合体法案1980》,葡萄酒地理标志的保护要依据该法进行注册保护。除葡萄酒之外的产品的地理标志则依据《商标法案1995》通过注册证明商标保护。[2]由上述介绍可知,法国实际上也属于这种保护方式。

三、我国应当采取的政策和保护模式

(一)政策——强保护

我国幅员辽阔,历史悠久,勤劳智慧的华夏子孙,依凭大自然所赐予的丰富多彩、千变万化的地理条件,世世代代,不断摸索总结,创造、培育出无数名扬四海的具有地方特色的名优特产,如吐鲁番葡萄、中宁构祀、景德镇瓷器、宜兴紫砂、龙井茶等等。这些名优特产,是中华民族五千年辉煌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祖先为我们留下的宝贵财富,也是我们参与国际竞争的重要资本。保护好这份珍贵的历史遗产,并使之发扬光大,不仅是一个传承民族优秀文化的问题,更是一个事关我国在国际贸易中竞争力和发展农村经济、增加农民收入的重大经济问题和政治问题。地理标志保护在发展农业生产,促进农民增收方面大有可为。我国多数农民处于分散经营的状态,缺乏自创商标的能力,也不具备规模生产和经营的条件,地理标志制度为个体农民提供了可以无需自创品牌而分享品牌利益,无需形成规模经营而分享品牌附加值的可能。我国是一个地理标志资源大国,加强对地理标志的保护,提高保护水平,对于促进我国经济发展,提高我国农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有重要的作用。因此,在地理标志保护问题上,我国应当采取强保护政策。在国内,我们应当采取有效措施,大力推动地理标志保护工作。在国际层面上,不管是在WIPO的框架中,还是在WTO的框架中,我国都应当采取支持加强地理标志保护的立场。但是,在保护范围问题上,应当反对将工业产品纳入保护范围的主张,坚持地理标志保护的产品范围限于农产品、食品和具有地方特色的传统手工艺品。工业产品的质量与一个地方的地理条件没有直接的联系,不应当纳入地理标志保护范围。我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工业品的的生产能力、品质、声誉等都逊于发达国家,将工业品纳入地理标志保护范围,将抵销我国在传统地理标志产品方面的资源优势。因此,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在国际谈判中,我国都应当坚持将地理标志保护的适用范围限定于农产品、食品和传统手工艺品。

(二)保护模式——双轨制

笔者认为,我国应当采取特别法保护和商标法保护并行的双轨制——对于在我国对外贸易中具有重要地位,量大面广的产品,如茶叶、中药材等,由国务院行政主管部门(如农业部)通过注册地理标志保护,其他产品的地理标志则通过注册集体商标或者证明商标保护。受地理标志保护产品原产地域内的管理者或生产经营者,如果愿意在专门法保护之外再注册证明商标或者集体商标,应当允许。在特定领域允许双重保护的理由是:

其一,在知识产权领域,同一标的取得两种以上权利,由两种以上法律保护的例子比比皆是,这是由知识产权保护对象是抽象的信息这一特点决定的,因此,重复保护或者说双重保护不违反知识产权法的基本原理,关键是这种双重保护要建立在当事人自愿选择的基础之上,不能由行政机关包办代替。由于这种双重保护限定于特定产品的范围,而且商标保护以地理标志认定和保护为基础,不会产生行政机关之间的权力冲突,也不会给当事人增加大的负担(不需要重新准备资料)。

其二,双重保护有利于这些地理标志寻求国际保护。由于美国等一大批国家的反对,目前,国际上地理标志通知和注册制度并未建立起来,何时能够建立,尚未可知,地理标志注册为集体商标或者证明商标,则可以借助于国际商标保护体系,顺利地在世界上大多数国家获得保护。

其三,有利于推动地理标志保护工作的健康发展。我国有极为丰富的地理标志资源,但是,我国长期实行计划经济,知识产权保护意识淡薄,大量具有极高市场价值的符合地理标志保护条件的产品没有取得法律保护,这种状况如不迅速改变,祖先留下的这份宝贵遗产就有丧失的危险[3]。因此,政府应当采取积极稳妥的方式,尽快将应当保护的地理标志在国内保护起来,并进而获得国际保护。地理标志保护的工作量非常之大,专业知识水平要求较高,国家商标局的力量有限,主要工作为商品商标和服务商标的注册,对于工作量巨大的地理标志认定注册工作,特别是使用过程中的质量监督工作较难尽职尽量。农业部负有指导、推动农业生产发展的职责,有相应的行政管理力量和技术力量,《农业法》已经对以地理标志保护优质农产品作出了规定[4]。因此,笔者以为,由农业部负责茶叶、中草药等农产品的地理标志保护工作,不失为一种明智的选择。

所以,国务院可以根据农业法第23条的规定,制定“茶叶、中草药(范围问题应在慎重考虑后决定)地理标志保护条例”,对主管机关、保护范围、双重保护问题、地理标志保护与商品商标的协调以及质量监督等问题作出明确规定,使商标局与农业部相互配合,共同做好地理标志的保护工作。

(三)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局不应当负责地理标志保护工作

笔者认为,质量监督检验检疫局管辖地理标志认定和保护工作没有法律根据,而且与其工作性质冲突,应当停止。

1.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局的两个《规定》,其制定没有法律根据

质量监督检验检疫局自称对地理标志进行认定保护的根据是国家质量技术监督局1999年8月17日发布施行的《原产地域产品保护规定》和出入境检验检疫局2001年4月1日发布施行的《原产地标记管理规定》。这两个规定都是经局务会议通过的行政规章。《原产地域产品保护规定》在其第一条中指出的制定根据是“国家法律法规和国务院赋予的职责”,没有明确指出法律依据。《原产地标记管理规定》第一条所指出的制定根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出口商品检验法》及其实施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口货物原产地规贝}l》等有关法律法规和世界贸易组织《原产地规则协议》等国际条约、协议的规定。经查,《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出口商品检验法》所规定的内容是国务院设立进出口商品检验部门,主管全国进出口商品检验工作。该法并没有赋予其认定和注册地理标志的权力。《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口货物原产地规则》已经被国务院2004年8月18日通过、2005年1月1日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出口货物原产地条例》宣布废止,《条例》明确规定,商检部门的职责是依法确定货物的原产地,并向申请人发放货物原产地证书和原产地标记,而且明确规定货物原产地是指货物来源于某个国家(地区),并没有对产品质量、特色的要求。确认货物的原产地,是为了服务于国际贸易中实施最惠国待遇、反倾销和反补贴、国别数量限制、关税配额等非优惠性贸易措施以及进行政府采购、贸易统计等活动,与知识产权保护无关。从上述分析可知,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局作为执法根据的两个《规定》中关于地理标志(原产地标记)认定和管理的规定,其制定没有法律根据,应当由国务院依法撤销或纠正。

2.由质量监督检验检疫局负责地理标志的认定注册工作,性质上存在角色冲突

为什么不由质量监督检验检疫局负责茶叶和中草药等产品的地理标志认定和保护工作呢?有两个理由:一是质量监督检验检疫局的职责是对商品的质量进行监督,和对进出口商品的标识是否存在假冒以及是否有其他侵犯知识产权的问题进行监督、处理,如果由其负责认定和保护地理标志,就会产生角色冲突,不利于其公正地履行职责;二是发展茶叶和中草药事业属于农业部的工作范畴,由农业部负责可以将地理标志保护工作纳入政府推动农业发展的整体规划,有利于地理标志保护工作的顺利开展。.

注释:

[1]参阅王蔚《法国原产地名称立法的变革》,中华商标2000年第3期。

[2]参阅原琪《澳大利亚对地理标志的保护》,中华商标2003年第10期。

[3]阅TRIPS协定第24条第5,6,7,9款规定。

[4]《农业法》第23条规定:“国家鼓励和扶持发展优质农产品生产;符合规定产地及生产规范要求的农产品可以依照有关法律或者行政法规的规定申请使用农产品地理标志。”

作者简介:张玉敏,西南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原载于《知识产权》2005年第1期。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如何申请使用农产品地理标志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

  • 1
  • 2
  • 3
  • 4
  • 5
  • 我国地理标志法律保护的制度选择
    我国地理标志法律保护的制度选择
  • 如何申请使用农产品地理标志
    如何申请使用农产品地理标志
  • 日本地理标志保护制度研究的是什么?
    日本地理标志保护制度研究的是什么?
  • “蜜柚专家”林开祥
    “蜜柚专家”林开祥
  • 访农业部农产品地理标志评审专家鲁成银
    访农业部农产品地理标志评审专家鲁成银

推荐文章

876166946

地理标志百科

客服邮箱
dlbz114@126.com